[FOCUS] “你在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在为社会和国家活着,这已经足够了。”

매거진/Webzine(Chinese) 2017.12.22 09:43



 “你在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在为社会和国家活着,这已经足够了。”


人生在世,会与很多人相遇和分手,但其中必有一些人占据记忆的一部分。我在年轻时尤其早年相遇过的人总是占据我记忆的最前排,其中少不了赵锡来会长。


1993年2月,赵会长继承崔锺贤SK集团会长的位置,就任了韩国经济研究院院长。当时是我进公司后的第三年,在那之后,我一直与赵会长一起工作了7年多。当时我刚刚30岁出头,很想为国家和经济界做一番事业,且实际上也真那么做了。那时候,始终都有赵锡来会长在我身边,从思想和物质两方面都给予了很大帮助。


一提到赵会长,我就想起他总是东奔西跑紧张工作的情景。在从日本、美国出差回来的当天,他也像去釜山或济州岛出差那样充满活力地处理了业务。我总是感到好奇:“工作日程那么紧张,怎么还能那么充满活力呢?”


赵会长特别重视营造好的工作环境或建设更好国家的事情。看到认真工作的年轻人时,他总是不吝激励,而这种激励和祝福让年轻人在工作中产生了很大勇气。年轻时赵会长说给我的话如今还在激励着我。


现在的财团法人自由经济院(旧自由企业院)从财团法人自由企业中心独立的是1998年9月份。初期,我来担任所长主导了业务,但后期赵锡来会长给了我很大帮助。新组织的建立总是伴随相当的经济负担和风险,即便有很好的点子。但赵会长欣然站出来积极介绍市场经济,在为韩国的跳跃性发展而建立新组织时,给予了无私的支援,这让我如今还心存感激。


3年后,在财团法人自由经济院的分离、独立过程中,赵会长是个早早承诺和捐赠支援金的人之一。当时我以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过了很多年之后我有了新的领悟。即,他之所以能够为大义捐赠是因为信任了我。也许因为他有了“他肯定能做好。”的信任感,因此才那样欣然捐赠了支援金。


人的心或意志有时会发生变化,我在2000年1月份财团法人自由经济院分离、独立后,离开了那里。当时赵会长是让我心里最感到内疚的人之一。因为我没能报答赵会长对我的信任,因此心中一个角落总是沉甸甸。


从那以后已经过了6~7年的岁月。我整理短短的企业生活后,建立研究所开拓了另一条不同的路。2007年的一个春天,公司员工告诉我说赵会长在找我。因为时隔很多年,因此我匆匆电话联系后,到晓星总公司与赵会长见面了。但当时因个人原因,没能接受赵会长要一起工作的建议。但在我说:“会长,当时我真的很抱歉。”后,赵会长反而回答说:


“人活着不免犯这样那样的错误。我早已忘记那件事了。你在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在为社会和国家活着,这已经足够了。我认为你做得很好。”


人们都说时间能够冲淡一切,但对赵会长的内疚残留在我心里很久了。但像他以前说过的那样温暖一句话让我放下了压在心里很久的石头。



* 公司报《HYOSUNG》为纪念记载赵锡来会长业绩的撰稿文集《我遇到的人,赵锡来》发刊,正在连载其中的部分内容。本期摘录介绍孔柄淏所长的文章。









孔柄淏  

(孔柄淏经营研究所所长)




Posted by 효성blog

댓글을 달아 주세요